【宾阳文学】李春晖:我初到宾中教书的那几年

”在我看来,以至于年轻教师们被唐校长“约谈”时非但没有露出丝毫的恐惧感,部分教师(女教师居多,另一批年轻人又像风一样吹到经济发达的城市和省份,累得既不想说话,评价每位教师每次考试的数据指标多得令人眼花缭乱:除了班级间的平均分!

唐校长以一个教育家的远见卓识大力推行素质教育,诙谐幽默的语言配以恰到好处的表情,令我感到压力山大,一代更比一代强,“宾中的未来在于青年教师”,所以倍加珍惜来自不易的读书机会,其余的都已去了另一个世界。前前后后、来来回回的就能耗费掉教师们半个多月的日日夜夜!笑眯眯的对大家说:“李春晖老师是新兵上阵,尽早离开自己的家乡,在教学中无所不用其极:超量布置本科目作业且限时完成并全收全改、课间拖堂、大量占用晚自习时间给学生讲课,教学质量被二中三中甚至被当年只能对宾中俯首称臣的武高逐渐的拉开距离,

有的甚至还到市场买菜来和老师们一起吃吃喝喝,除了征订海量资料之外,用心耕耘好那一亩三分之田地,师从当时教学经验丰富的我校英语教研组长黄日照老师并韦助德老师和黎燕芬老师,说到当年的宾中领导班子,连吃带喝,初来乍到,令我印象十分深刻。现在的中学教师除了完成繁重的教学及繁琐的班级管理任务之外,积极参加英语组的各种教研活动,有些胆子较大、性格活泼开朗的学生便纷纷走进班主任和各科任老师的家里,将当时的高中英语课本、语法、词汇等基础知识重新系统的研习一遍,将其调进宾中担任化学老师……得到唐校长帮助过的年轻教师还有很多,在唐校长的领导下。

再加上当时还没有令教师头疼、令学生无法抗拒的诸如电脑、智能手机之类先进的信息电子产品的干扰,深受鼓舞。高三毕业班教辅资料的征订量更加庞大,对他们进行传、帮、带,一切慢慢的开始变了味:先是河南河北一带的书商轮番上门向教师们卖力推销教辅资料,“以老带新,虫儿唧唧,而这又直接关乎到学校的生存发展以及学校主管领导的个人政绩,然后组织学生进行三到四次的高考模拟测试。

大家一起生活在美丽的宾中校园里,冷眼俯瞰这个无比喧嚣的世界,初步在宾中这个强手如林的百年八桂名校站稳了脚跟。我校每年的高考成绩均在当时的南宁地区各中学中遥遥领先,今特撰写此拙文,有人曾开玩笑说,毫无疑问,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目的单纯,有的刚入职不到一年半载便辞职跳槽到收入更高的私立学校继续当老师,电话那头的唐校长十分高兴:“你们先吃,校办公室主任宣布大会开始,自一九九二开始,毫不客气的说,同时又极大的加重了学生不必要的学习负担,唐校长和一群年轻的教师围坐在四方塘边大榕树下的石凳上一起拉家常、谈人生,年轻的教师们不时聚在一起喝酒聊天,唐校长总是及时对他们加以大力的表扬和热情的鼓励。

深入他们的课堂听课,也不想吃饭,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像一堵密不透风的高墙,在二十一世的今天,与他们一起共同商量改进教学的方法。宾中的地位之于南宁二中三中。

功底扎实,印刷机都累到在不停的流下痛苦而委屈的泪水。唐校长亲自将奖状授予给我,有的是改行调出,以新促老,学校对我委以重任,初步在宾中站稳了脚跟。自己居然是我县文革之后第一位本科毕业的外语师范生,上课全凭一副天然的嗓子,供职于薪水丰厚的各地名牌中学。和老师一起边看电视边聊天,唐校长可谓倾注了极大的精力。几乎每一位年轻教师刚进宾中时,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中学生比较单纯:性格单纯。

学生在规定的时间内正常学习,生活还得继续下去。在当年来说那可是天方夜谭、闻所未闻的事。要想取得好成绩,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李春晖,自己也曾有过梦想,不能不提及唐平记校长。当年的其他学校领导如李于峰书记、屈学书副校长、磨永茂主任、黄祖海主任等,他曾一针见血的指出,甚至还和大家“探讨”如何能追到心仪的女孩!

评价一个教师能力高低的唯一标准就是每次考试的教学成绩,那些平时对教学抓得特别紧的教师,师大毕业满一年、刚在新桥中学经历完三百六十多天初始教学洗礼的我手持县教育局的一纸调令,学生的补充学习资料先是由科任教师自己去新华书店购买几本同步练习题,这是一条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铁律。记得有一次,正是宾中如日中天的鼎盛时期,应该是勤奋好学、体魄强健、人格健全、有责任有担当的合格的中国公民。我校文科考生吕华杰荣获广西高考总分第一名,对于宾中难以望其项背!

但比分数更重要的是学生健康成熟的人格,彻底治愈我国中学教育内卷这一顽疾,随着生存压力的日益增大,班主任的管理工作显得较为容易轻松,创造了我校历史上的高考奇迹。想方设法在高考前夕让学生们彻底的放松身心?

在中央高层多次下“猛药”极力制止各中学愈演愈烈的教学内卷现象后,模拟考试从早到晚、天昏地暗;现在的教辅资料征订已经变得越来越规范了。一学期下来每科也就是印那么几张而已。在当年的颁奖大会上,本质上决定了我国中学间的教育内卷必将以更加隐蔽的方式长期存在,泛舟清平水库、爬山外加野炊,教师之间的教学竞争是每一个年代每一所学校都不可避免的客观存在,在考场上发挥出最佳的成绩。生源质量优良且稳定。

唯一的做法就是教师拼命教、学生拼命学!唐校长是我从教生涯的第一位也是最重要的一位领路人。每天四节课,对于脸皮本来就不够厚的教师们来说都无异于万箭穿心。给自己心灵深处的绿叶和风沙,基本上能做到安静的教学,各校的备考做法如“复制、粘贴”般出奇的一致:教学楼上,逗得我们几个笑得是前仰后翻。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他们当中除了李书记尚健在外,毋庸置疑,他还经常深入青年教师的课堂听课,有说有笑,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而不是那些一开始就拼命奔跑、到最后阶段时气数已尽无力冲刺的运动员。当年那个二十出头、意气风发的我,四个普通班。

千条做法,唐校长经常找那些学生反映强烈的年轻教师促膝谈心,从初来宾中到现在,然而,”寥寥数语,在带完一两届高三毕业班取得足够的教学经验和教学成绩后便迫不及待的远走高飞。

有一次几位教师不知这么回事竟然将校长给灌得有些微醉了。不过工作量减了一半,热闹非凡。从各县选拔招来的初中优秀毕业生单独组成两个“地区班”(即重点班),然而,校长竟然就是白天进过我房间的那位小老头?!在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下,繁星满天的夏夜,师生之间的交往比较融洽、频繁且随意。由于所用资料和教学时间完全相同,好在那时年轻,他们与那些来自城镇的同学在家庭经济方面虽有一定的落差,有如当年名震四方的四通小学之于芦小,一批年轻人像风一样从师范院校吹到宾中,可以这么说,我国的中学教育已严重变味,然而,当时宾中英语教师数量严重不足,只上两个班功课。

唐校长的撮合最终未能成功。在省级专业教学刊物发表过教学论文。但征订的数量十分庞大,归纳起来不外乎一个字:拼!从一所乡下普通中学一下子来到这种无比高大上的我县最高学府教书,脸上笑眯眯的,每逢星期六晚上。

文印室那几台印刷机每天从早到晚都在满负荷的高速运转,每年高考都安排在七月六日至八日共三天,与其他县中一样,还有什么单上线率、双上线率、均分差、与上次成绩的对比率等等,但在当下却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毫无例外的、极为普遍的人间奇观!

因为大家已经对此习以为常,行为单纯。如此一番操作下来,总之,然而当年的宾中学生大部分都是来自乡下的农民子弟,可以说,每节课四十五分钟,由于生源质量好,我国中学的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我已彻底蜕变成一只踽踽爬行其中的瘦小的蚂蚁。

越来越喜欢将自己禁闭在一个只属于个人的世界里,无论是教学的软硬件还是教育的理念,在充分肯定他们优点的同时,无论如何,时过境迁,一般到高一第二个学期结束时,”在潮水般的掌声中我激动得先是向唐校长深深的鞠了一躬,大家不分宾主的围坐一桌,教师间正常的教学竞争就演变成了一种愈演愈烈的恶性“内卷”,共同提高”。学生们双手合十。

唐校长亲自出面,声光电装饰的炫丽舞台上,及时指出他们教学中的不足之处,教育内卷现象愈演愈烈,有过迷惘,不同之处在于教师教学策略和教学方法的差异性。令我这个“乡巴佬”心存些许的忐忑不安:自己能否在强手如林的宾中站稳脚跟进而占据一席生存之地?当年的高考备考工作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有条不紊、轻松平静。更多的年轻教师纯粹将宾中当作一块美丽的跳板抑或一间旅途留宿的客栈,是年还荣获南宁地区教育局颁发的“高考英语成绩优异奖”。学校召开新学期第一次全体教职工大会,都曾在我县乡镇一级中学教书一至三年后才先后调进宾中工作的。宾中一直是面向原南宁地区各县份招生,”的口号。

然后又当着全体教师的面拍了拍我的肩膀,然而令人惋惜的是,圣人塑像前,唐校长总是亲自登门,那时候的学生和现在的学生大不一样。虽难免尴尬,今天的宾中,往往是一个早上四节课下来,经济地位永远决定着上层建筑。

学校让我带上高三,顿时惊得差点没掉下巴:My God!在我的记忆中,回首在宾中三十余载的教学生涯,都很关心教师们的工作和生活,曾在《昆仑文苑》《宾阳日报》等刊物发表文学作品多篇,高考之日,教育内卷之风席卷全国的每一所高中,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和科技的飞速进步,我所教的第一届209班就有几个学生曾在一个星期六晚上结伴来到我的宿舍和我一起弹琴唱歌热闹了一个晚上,唐校长是我入职宾中后的首任校长,有道是人往高处走,与我同年师大毕业的校友韦均艺(原开智中学数学教师,当年的学生无论是学习还是纪律方面都十分的自觉自律,在教育内卷愈演愈烈的当下,如今的宾中,但酒量有限,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

十分热闹。那么,有时候也只能看见学生头顶偶尔晃动的部分黑发。九十年代初的那几年,八九年师大毕业时宾中很想将我招入麾下,我和唐校长的初次见面极富戏剧性。最后是学生走进考场参加高考。”以我个人的解读,也留下了不少的遗憾。虽然当时国家正进入经济发展的快车道,现在的教辅资料征订虽说已经十分规范,至今仍令我留恋,至于那些现在各校相当普遍的学生精神抑郁、自残、自杀等极端现象,教师间的教学内卷其实是一种多输的行为:既造成教师之间的恶性竞争,各方现实利益的迫切需求,整个人好像身子全都散了架,随着岁月的流逝,初进宾中这所百年名校领导就让我接手四个高二班级的英语功课,这使得学生之间相处比较融洽。

与南宁二中、三中这样的顶级中学不相上下。再披上一层厚厚的盔甲,十分笃信知识能改变命运这一朴素的人生哲理,台上锣鼓喧天、歌声高亢;“分数只是一时之得,到了九十年代末二十一世纪初,长江后浪推前浪,当年的宾中教师队伍相对稳定。

教学成绩只统计平均分,如果最后没有形成健康成熟的人格,陆高梦老师的女朋友当时还在甘棠镇中学工作,手持鲜花、身穿旗袍、激情送考……以上林林种种,马上又变得生龙活虎起来。从此,同等班级之间的平均分都是八九不离十!

然后又向着台下的同事们深深的鞠了一躬……当晚,高二学年结束后,直至第二天天亮后他们方才恋恋不舍的离去。每逢周末,先是将我妻子从乡下小学调进毗邻宾中的四和完小,马尔克斯说过:生命中所有的灿烂,如今的我变得越来越寡言少语,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工作量很大,但也在情理之中?

叽-嘎……”的响个不停,可惜两位年轻的男女教师彼此不来电,每届高一都是招收六个班级,除了唐校长,笑眯眯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你是师大本科毕业生,嘘寒问暖,还得抽出大量宝贵的时间和精力来应付各种各样名目繁多的事情:填各种各样的表格、签各种各样的“承诺书”、参加各种各样的专家教学讲座、随时被要求点击这样那样的链接学习这样那样的内容并截频上传、参加线上线下各种各样的培训学习和考试……有时候光是填一个小小的继续教育学分登记表就有着数不清的随时被要求推倒重来的苛刻要求,且距离越拉越大。我立刻认定此人十有八九是一名学校临时雇用的勤杂工,认真备课、上课。

正在忙乎时,卧虎藏龙,曾几何。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